首页 > 房产 > 正文

《拆弹部队》大胜《阿凡达》 问鼎奥斯卡最佳影片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发布时间:2019/12/27 22:01:56

《拆弹部队》大胜《阿凡达》 问鼎奥斯卡最佳影片

    2010年3月8日的上午,第82届美国奥斯卡金像奖揭晓,电影《拆弹部队》成为最大的赢家,它一举夺得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剪辑、最佳音效剪辑、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音响效果六项大奖。而另一部和《拆弹部队》同样获得了九项奥斯卡入围项目的,《阿凡达》则只获得了包括最佳视觉效果、艺术指导奖和最佳摄影奖在内的三项相对来说分量较轻的奖项。我认为这是名符其实、众望所归的。

    《拆弹部队》和《阿凡达》这两部电影,我都是才看的,总体来说,我认为两部影片各有千秋。《阿凡达》在运用3D电影摄影技术方面的实践和收获是举世公认的,它的成功,标志着一个电影时代的到来,也凸显着电影在已经完成的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的两次飞跃之后,如今开始了从平面到立体的第三次大飞跃。因此,《阿凡达》对电影制作技术发展的贡献是全球公认的;但是,作为更注重艺术角度褒奖的电影评奖来说,评委们则会更多地关注电影的人文精神和艺术品位。而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拆弹部队》明显技高一筹。

    《拆弹部队》一开始就引用了《纽约时报》记者克里斯·郝奇斯的一段话:战斗的狂飙突击是一种瘾,强效而致命,因为战争本身是一种毒品。这段话即是此片的开场白,也是此片的核心和主线。也就是说,编导在此片中主要想告诉观众的不是对战争本身的评价,而是对战争中彰显的人的精神状态进行反思和考问。在编导看来,某些人对战争上瘾,是人类所具有的多种上瘾中的一种。通常情况下,人们普遍认为毒品会让人上瘾,赌博会让人上瘾,而很少会去想某种职业或者事业也会让人上瘾:让人不顾一切地、心甘情愿地、孤注一掷地、舍生忘死地去投入、去追求、去迷恋、去献身。文/任海勇

[page_break]

    为了深刻而全面地表现某些人的战争瘾,影片给我们倾力刻画了一个典型人物,这就是参与了伊拉克战争的美国排弹士兵詹姆斯(威尔)。在战争中的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他极目所见,到处是断壁残墙的废墟、满目疮痍的街道、惊恐万状的百姓和随时可能的死伤。他的前任排弹兵,美国陆军中士马修·汤普森,在排弹时牺牲了;军医坎布里奇上校,顷刻间也被炸身亡了。他的同伴艾缀奇(欧文)一条腿的腿骨被打成了九截,在被抬上回美国的飞机的时候悲愤地说:“让我们离开这该死的沙漠吧!”他的同伴好友黑人中士桑伯恩,在伊拉克战场的轮值即将结束的时候,亲历了一次弹片离他只有两公分的死里逃生之后,带着劫后余生的后怕,哭着对詹姆斯说:“我真他妈讨厌这鬼地方,我不想干了!我还连儿子都没有呢。”经常在他们驻地附近卖碟片的12岁伊拉克男孩贝克汉姆,是个活泼、聪明又可爱的孩子,可是,他却不明就里地被人杀死之后又掏空了所有的内脏,制作成了一具尸体型的人肉炸弹。

    所有这些人间地狱般的亲历,都让詹姆斯感到了恐怖、残忍、惊悚和痛苦,但与此同时,他也更多地感到了刺激:那是他在极度紧张之后,突然释然的一种刺激;那是他在死里逃生之后,侥幸生还的一种刺激。这种悲喜交加、这种大起大落、这种冰火两重和这种生死扑朔,全都化成了詹姆斯一种特殊的刺激感受。久而久之,他完全适应了战争,甚至离不开战争了;反过来,和平年代里的居家过日子,他反而觉得太平淡、太琐碎,甚至是无所适从了!这就是编导要告诉我们的战争瘾吧?

[page_break]

    当然,就像人们所熟悉的所有上瘾一样,不可能一件事让所有的人都上瘾,但也不是只有一个人会对某件事上瘾。詹姆斯不过是个士兵,他并没有战争的发动权和参战的决定权,在他的身后,一定会有和他一起有战争瘾的人,而且不止一个。这才是我们这个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最担心、最忧虑的事情。无奈,有这号瘾的人,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不管在美国还是他国,都不是绝无仅有的;也因此,人类生活着的这个星球,时时处于危机四伏又战争不断的状态。

    为了强化詹姆斯的战争瘾,编导在影片的末尾还给了我们一个画龙点睛的提示。詹姆斯结束了他在伊拉克战争中的一个轮值回到了美国,和幼小的儿子团聚了。他一面拿出一个玩偶盒来逗孩子,一面说“你喜欢玩这个呀?你喜欢毛绒玩具?你喜欢妈妈、喜欢爸爸?喜欢你的小睡衣?什
相关阅读:
pc28 http://www.28l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