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正文

中国民企再次赢得跨国专利战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发布时间:2020/1/7 18:12:24

  《IT时代周刊》记者/朱 姝(综合报道)

  通领科技的产品在打入美国市场时遭到了美国同行的非正常竞争,被以侵犯知识产权为由告上美国法院,但是它不仅在与美国企业的角逐中胜诉,而且还首次颠覆美国政府部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的错误判决

  中国民营企业起诉美国政府机构,这种看似不可能的事情不仅发生了,而且还以中国企业的胜利而告终。

  9月15日,中国温州民营企业通领科技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称自己通过司法诉讼,告倒了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成功破除因ITC错误裁决造成的贸易壁垒。由于中国企业在美国市场屡屡遭受不公平待遇,通领科技的胜诉案被视为中国企业状告美国政府机构胜诉的第一案。

  近年,随着我国出口的产品由低端向高端转移,遇到了外资竞争对手利用知识产权诉讼实施的围堵。2004年,通领科技生产的漏电保护断路器开始销往美国,也不可避免地遭遇了美国同行的强烈抵制。从2004年4月起,美国电器巨头莱伏顿公司针对其发起了专利攻击。经过长达三年的诉讼,美国法院下达判决书,判定通领科技销往美国的产品不侵犯莱伏顿美国专利。莱伏顿败诉后,其行业同盟帕西西姆公司又以专利侵权为由,将通领科技等四家中国企业告到美国ITC,它们想利用漫长的诉讼在财力上拖垮中国企业。最终,通领科技被迫作出决定:与对自己进行不公正处罚的ITC对簿公堂。

  初战告捷

  通领科技是一家受知识产权保护具有高新专利技术的外向型出口企业,其前身为浙江东正电气有限公司,创办于2001年,产品的主要市场是美国、加拿大等北美国家。

  在美国市场,以莱伏顿为首的四家公司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占据垄断地位,并申请了70多个专利,形成了一道外企难以逾越的专利障碍。此前,莱伏顿就采取知识产权诉讼手段,以侵犯其专利为由,在20多年的时间里,把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38家非美国企业赶出了美国市场。

  由于性价比优势,通领科技的产品冲破了美国企业的封锁与垄断,受到美国消费者的青睐并迅速抢占了主流市场。这引起了莱伏顿的恐慌,后者先后在2004年、2005年以侵犯其558、766专利为由,对通领科技的相关经销商陆续发起五次专利侵权诉讼。

  让人蹊跷的是,莱伏顿此次起诉没有将主要精力放在与通领科技的正面交锋上,而是分别在美国新墨西哥州、佛罗里达州、加州等地方法院起诉通领科技在美国市场的四家重要分销商。

  国内有专家分析后认为,莱伏顿此举用意是,通过威慑这几家美国经销商,迫使他们放弃与通领科技合作;而陆续发起五起侵权诉讼,旨在增加诉讼费用。

  按照美国行情,聆讯阶段五个诉讼的被告律师费将在100万至200万美元之间。通领科技内部的法律和技术人员在五个法院之间奔波举证的费用也很高。聆讯程序结束后,上述案件的被告律师费将增加约10倍。这个费用有可能成为通领科技的不可承受之重。

  然而,如果通领科技放弃这种持久官司,随之付出的代价将是永久失去美国市场份额,并背上侵犯知识产权的恶名。2004年10月6日,通领科技正式介入了新墨西哥州地方法院作为被告应诉莱伏顿公司提起的专利诉讼案。

  官司刚开始,通领科技在美国的声誉受到严重影响,客户纷纷延期订货、停购甚至退货,经济损失惨重,但是通领抱着就算倾家荡产,也要坚持打官司的态度积极应诉,很快扭转了不利的态势。

  为了减少诉讼费用,集中诉讼,推动案件进程,通领科技请求把全部案件移送到新墨西哥州美国联邦地方分区法院,并提出诉讼期间不允许莱伏顿公司以任何借口再起诉通领的经销商,这争取到了法院的同意。历时3年的较量,在2007年7月10日,新墨西哥州院方下达判决书,“判定通领公司制造销往美国的 GFCI(接地、故障、漏电、保护的英文缩写)产品,不侵犯莱伏顿公司558和766美国专利。”

  再起波澜

  本以为诉讼已经完结,通领科技也可以松口气了,但是事情还没有那么简单。

  官司结束才过了36天时间,美国莱伏顿的行业同盟帕西西姆公司又以专利侵权为由,将通领科技等四家中国企业诉上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要求对来自中国的产品进行专利侵权的“337”调查,同时向美国纽约联邦北部分区法院提起了专利侵权诉讼。2009年3月30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裁定通领科技侵犯帕西西姆公司的340、398专利,并向美国海关下达了有限禁止令,禁止通领科技等中国制造商生产的涉案产品通过美国海关进口。这样的判决直接导致了通领科技的产品销售额锐减五分之四。

  在这个时候,通领科技董事长陈伍胜明白,这已不是一场简单的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知识产权官司较量,而是美国企业和政府机构抱团对自己进行马拉松式的纠缠,企图把中国企业完全挡在美国市场以外,从而实现垄断美国市场的目的。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平也指出,诉讼只是一个表面的现象,争夺市场利益才是本质。

  现在,陈伍胜对莱伏顿公司技术副总裁当时说的话记忆犹新:“陈先生,在美国你是打不起官司的,莱伏顿有的是钱,我们一定用诉讼官司打垮通领。”据悉,“337”调查的应诉成本很高,500万~600万美金是家常便饭。很多中国企业因难以承受巨额应诉成本,从而在有官司缠身后即消失在美国海关的进口名录之中。

  通领科技没有退缩,咬牙坚持了下去,并聘请了超级豪华的律师团队。2009年9月17日,通领科技向美国联邦巡回法院起诉美国ITC,经过345天的抗衡,在为官司付出了上千万美元后,陈伍胜最终迎来完胜。2010年8月27日,美国联邦巡回法院驳回了美国ITC“337”调查指控中国通领科技侵权的错误裁决,判定涉案的通领科技的产品不侵犯帕西西姆 340、398及任何涉案专利;判令要求ITC根据本判决修改并解除对通领产品的海关有限禁止令。

  集体爆发

  截至2009年5月,美国对我国发起的“337”调查已达91起,其中76起集中于2002年以后。我国已连续6年成为遭遇“337”调查最多的国家。北京WTO事务中心首席专家程大为表示,“过去由于我国大部分出口产品集中在附加值较低的领域,因此遇到‘337’调查的\\‘机会’不多,今后随着我国产品逐渐从数量出口转向质量出口,产品核心竞争力和科技含量提高,面临调查的危险也将大大增加。”

  同时,疲态尽显的美国经济也让美国企业不得不在非正常竞争手段上大做文章。今年7月,美国制造业指数再现跌势,美国有关方面甚至调低了经济增长预期:今年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率仅为2.4%,明显低于3.5%左右的增长预期;而失业率依旧在10%上挣扎。“美国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它们用‘337’调查打压竞争对手的意图越发清晰。”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江鹏说。

  国内有观点认为,基于美国的宏观经济背景,通领科技与莱伏顿的官司纠纷俨然成为一个行业技术制高点的争夺战,对于企业来说,也是战略高地的争夺战。“部分美国企业将‘337’作为限制竞争、垄断市场,遏制我国产业升级和产品出口的手段,它们凭借知识产权的优势,利用全球专利库战略将我国不少产业链封锁在价值链的底端。”商务部公平贸易局调查副专员夏翔说。

  因此,国内企业必须时时保持清醒头脑。有专家指出,尽管存在各种专利壁垒,但只要中国企业在科技含量、产品先进性上能够高于竞争对手一筹,就有了最终占领市场的保证。

  据了解,通领科技之所以在诉讼中告捷就在于有过硬的技术,以及对于知识产权纠纷的未雨绸缪——2003年下半年,在通领科技即将进入美国市场时,就提前将产品送到美国律师事务所做专利侵权分析鉴定,并取得了针对莱伏顿公司专利的六项非侵权律师评定文书,让对手无机可乘。


相关阅读:
农产品安全追溯 http://www.tcloudit.com/